主角祁晓筠陆堇彦小说全本完整目录阅读

主角祁晓筠陆堇彦小说书名叫《许你一笑倾城》,小说作者是糖果豆豆,故事中落魄入狱的祁晓筠,成为了铺垫祁家发展之路的棋子。她被亲手送自己入狱的大伯祁东,强行送给了豪门陆家做陆家瘫痪少爷陆瑾言的妻子。为了离开狱中的折磨生活,祁晓筠不得不进入陆家。到了陆家,她才发现自己的丈夫陆瑾言和自己是同病相怜,因为陆家继母想要掌握陆家实权,就不断伤害意外瘫痪的陆瑾言,让他在别墅中过着非人般的生活。可是祁晓筠的到来,让陆瑾言慢慢从非人般的生活中解脱出来,后来,祁晓筠发现陆瑾言是为了保全自己而假装瘫痪,他们二人合力拿回了家族地位,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。

主角祁晓筠陆堇彦小说全本完整目录阅读

>>主角祁晓筠陆堇彦小说全文阅读<<

主角祁晓筠陆堇彦小说精彩章节阅读

阿梅尖叫一声,抱住腿倒在了地上,强烈的疼痛让她忘了自己拔掉针,只是像杀猪一般的打滚、嚎叫,“痛,痛死我了,救命啊!”

祁晓筠把针拔了出来,脸上带着狰狞的冷笑,“人的腿上好几处痛穴和痒穴。扎着痛穴,就会如同被凌迟一般痛楚,生不如死,而扎着痒穴,就会奇痒无比,笑到岔气。这样的折磨,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忍受。你们说我这个御夫之术厉不厉害?”

阿梅连爬带滚的躲到了管家身后,“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变态。”

管家的嘴角抽搐了下,他非常的认同,祁晓筠是疯子,真正的疯子。

“既然少奶奶这么有办法,我们也不需要太担心了。”

祁晓筠把手中的绣花针扔进了垃圾桶。

“少爷已经被我调教的服服帖帖,我说一,他不敢说二,我让吃肉,他就不敢吃素。希望以后你们也能乖乖听话,不要惹我,否则都别想有好日子过。”

丢下话,她高昂起头上了楼,霸气侧漏。

阿梅一瘸一拐的去拿创口贴,她快要气晕了,“这个变态留在这里,迟早是个祸害。”

管家瞪了她一眼,“你不要瞎添乱,我自有主张。”

祁晓筠回到阁楼,朝着陆堇彦微微一笑,“我已经把楼下的牛鬼蛇神搞定了,不怕他们去告状了。”

这样做,不仅堵住了那帮孙子的嘴,还让他们以为陆堇彦被她控制住了,以后两人在一起行事就方便多了。

可谓一箭双雕。

陆堇彦薄唇划开一道讥诮的冷弧,阿梅的嚎叫声隔了两层楼都听得到。

“痛穴是个好地方。”

祁晓筠掩起嘴,嘻嘻一笑,人体身上有很多奇穴,只有像她这种医学世家的传人才会知晓,一般的中医师是不会知道的。

她开了两罐果汁,陆堇彦破天荒的同意跟她碰一下,算是庆祝胜利。

虽然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感情,虽然是互相利用,各取所需,但不可否认,他们确实是天作之合,配合的十分默契。

……

每天,祁晓筠都起得很早。

但今天,陆堇彦醒来的时候,她还蒙在被子里,一动不动。

陆堇彦撑起身体坐了起来,披上大衣,坐到了轮椅上。他可以依靠手臂的力量独自上下轮椅,并不需要旁人的搀扶。

去到沙发前,他掀开被子的一角,发现里面的人蜷缩成了一团,脸色一片惨白,额头上冒着大滴的冷汗。

“你怎么了?”他赶紧问道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,就是生理痛而已。”她轻描淡写的说。

在牢里,她被人捅过,伤到了子宫,因为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,不仅留下了痛经的后遗症,还可能影响到生育能力。

这些,没有必要告诉他,就算说了,也不可能换来一丝同情。

在他眼里,她只是一个合作对象而已。

陆堇彦不懂女人的事,但是面前之人是医生,肯定知道该怎么做。

“怎么止痛?”

祁晓筠微微一怔,极为小声的说:“我有准备草药,待会我会煲着喝的。”

“在哪?”

“抽屉里。”

陆堇彦去到桌前,拿出草药,就出去了。

半个小时之后,他回来了,手里端着一碗药,放到了她旁边的茶几上。

祁晓筠有些吃惊,没想到他会给自己煲药,虽然他的表情依然冰冷、依然淡漠,但她却感到了一丝微微的暖意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不用谢我,作为队友,互相帮助是应该的。”陆堇彦淡淡的回了句,去到窗前,在阳光下看起书来,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其实看到她难受的时候,他的心里有一种难以琢磨的情感一闪而过,短暂的就像流星划过天际,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。

一直以来,他的意识里只有一种想法,她帮了他,他自然也会帮他,这样才能互不亏欠。

至于那一点点微妙的情愫,可以选择性无视。

祁晓筠也不会多想,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,不敢有其他的奢望。

什么先婚后爱、日久生情,在她和陆堇彦之间是不可能发生的,因为陆堇彦压根就看不上她。

思绪间,心里不知为何有了一丝淡淡的酸涩,悄悄地、无法控制地蔓延开来。

可能是药太酸了吧。

她把药碗放到桌上,躺了下来。

吃过药后,舒服多了,她睡了一会儿,就推着陆堇彦在平台上晒太阳。

钱安安来了。

她朝着陆堇彦嫣然一笑,刻意无视祁晓筠的存在,“堇彦,你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。”

陆堇彦面无表情,冷冷的甩了句,“我说过,你不要到这里来。”

钱安安像被一脚踹进了冰窟窿,心里哇凉哇凉的,“我想你了,我每天都在想你。堇彦,你不要把我推开好不好,你现在这个样子只是暂时的,一定会好的。”

她在心里笃定,她是因为腿的原因才刻意疏远她,回避她。

陆堇彦幽幽的瞅了她一眼,“你和陆堇钰很合适,不要再心猿意马了。”

钱安安剧烈的震动了一下,似乎如梦初醒,“你是以为我和陆堇钰在一起,所以生我的气了?你误会了,虽然他是在追我,但我一点都不喜欢他,我喜欢的人只有你。”

她只是把陆堇钰当备胎而已。

陆堇彦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,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冷弧,“你不用解释,我没兴趣。”

他说着,瞟了祁晓筠一眼,她会意,连忙说道:“钱小姐,堇彦累了,要回房休息了,你要没什么事就请回吧。”

她推着陆堇彦朝房内走去。

钱安安恨得咬紧了牙关。

癞蛤蟆,还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,都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是个什么丑样,有什么资格跟她争?

“堇彦,你爱你,我只爱你,你一定要相信我。”

她扯着嗓子叫喊,祁晓筠关上了门。

听到钱安安的脚步声远去,她瞅着陆堇彦,一本正经的说:“大少爷,你的感情问题,我不想多问,但有件事还是要再三确定一下,你是真的下定决心要跟钱安安一刀两断了吗?”

感情的事太复杂了,她得确定他不会后悔。

陆堇彦没有抬眼,只是冷冷的吐出了几个字,“别让她来烦我。”

这算是变相的回答了她的问题,她的心里踏实了,不再有后顾之忧。

“我会全力配合的。”

微微一笑,她走了出去。

来到客厅,发现钱安安竟然还没走,正坐在沙发上等她呢。

“我们谈谈。”

她的眼睛里升腾出了一股杀气。

......

点击进入全文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