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准王嫣然狗大户小说全文完整版

主角李准王嫣然作者狗大户的小说名字叫做《回到古代当皇子》,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古代废物太子逆袭的小说。小说中李准前世满腹经纶,意外穿越来到古代皇朝,成了人们口中的废物皇子,正是原主的懦弱和文不成武不就,导致了原主常常会遭受其他皇子公主的轻视和欺负,现如今李准融合原主记忆,必将一鸣惊人,一场文武考核,李准的实力展现就是他的转折点,震惊所有人,也吸引了第一才女王嫣然的目光。

李准王嫣然狗大户小说全文完整版

>>李准王嫣然狗大户小说全文阅读<<

李准王嫣然狗大户小说章节导读

借着京城诗会,想要将自己赶到那匪盗猖獗,已经半脱离朝廷管制的混乱地带,临顺城!

那个鬼地方,已经派去好几个县令县丞,可是都被强盗给剁了,朝廷派兵围剿不知多少次,可是都无法彻底掌控临顺城!

现在皇帝想要将他送去那个地方当县令,由此可见,是存着什么心思呀。

不过,这也是李准咎由自取啊。

以前的李准不受待见,庶出是一方面,最重要是文不成武不就,十足一个废物!

加上从小受到各个皇子公主的欺负,性格懦弱,除了长了一张英俊无比的脸蛋,是真的一无是处!

如此废物的皇子,那皇帝想要让他滚离皇都,自生自灭,也是情有可原。

不过嘛。

现在的李准不是以前的李准!

他李准从21世纪穿越而来,哪能是个废物呢?

作诗?

巧了,他穿越过来之前可是中文系大才子!

中华文明五千年,诗词歌赋璀璨古今,自己不会做,还不会抄吗?

想要让自己去临顺城送死,不可能!

穿越过来一年,他李准只是想要安安静静享受这古代生活,何必逼他呢?

既然如此,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,什么叫未来!

“杨总管,带路吧。”

李准开口,眼眸中浮现一丝笑意。

杨忠身躯颤了颤,立刻道:“是,殿下........”

看来六殿下这是破罐子破摔了。

杨忠内心感觉有些同情,也有些悲哀。

李准从小文不成武不就,能做出什么好诗?

即便是那韵脚之类的,恐怕都不懂。

恐怕今日是要出丑了,也是去定那临顺城了。

可悲可叹。

杨忠从小跟随李准,看到自己主子是这个下场,着实是有些不忍。

“殿下,今天的诗会,其他殿下也可能会到场,到时候免不了会打压殿下,取笑殿下,但是还请殿下千万忍耐。”

杨忠一边带着李准走出皇宫,一边小声劝诫。

杨忠生怕前阵子李准所做的事情会再次上演。

以前的李准被其他皇子欺负基本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,但是前阵子李准被五皇子针对,竟是当场回怼,惹得五皇子愤怒难当。

这是杨忠头一次见到李准这么强势。

今天这诗会,那些皇子恐怕会冷嘲热讽,他就怕李准会当场回怼其他皇子,那可就糟糕了。

李准点头,道:“好的,杨总管,我记住了。”

杨忠听到李准的允诺声,顿时稍微松了一口气,可是也不敢太过放松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总觉得从一年前的某一天开始,自家主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,至于哪里不一样他说不上来。

但是吧。

李准越来越喜欢搞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。

比如什么自行车,什么自动风扇,什么诸葛连弩,什么炸药,什么象棋、麻将之类的........

他记不清了,但是那些李准制作的东西,都堆积在仓库里面,有一大堆了。

还喜欢冒出一些从未听过的词汇,比如:卧槽、打飞机、雅蠛蝶之类的。

两人出了皇宫,到了京城文人聚集的文曲馆。

今日这京城诗会,便是在此开设。

杨忠在外候着,李准独自走进去,里面已经有很多文人雅士,各种吟诗声不绝于耳。

李准一眼便看到自己的皇兄,排行第三的李潜和排行第五的李仲正坐在楼上。

他们也是一眼看到李准,两人立刻便是对视一眼,嘴角露出一抹冷笑。

“六弟,你终于来了。”

五皇子李仲冷笑开口,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准,道:

“父皇有令,让我和三哥今日到场亲自见证六弟作诗,六弟,你可准备好了?”

三皇子李潜也是嘴角含笑,“是啊,六弟,你今日可要好好表现啊。这一关,我和你五哥即便想要帮你,也不容易,父皇可是专门派了沈太傅前来。”

旁边一个中年文士立刻微微点头。

此人便是翰林院学士沈阔,因为学富五车,极有才学,所以官拜翰林院,同时兼职太傅,是为太子的老师,也是当朝皇帝的老师!

可称为当朝第一大学士!

第一文学泰斗!

“见过三哥,五哥,沈太傅!”

李准看了一眼那沈阔,微微一拜,做足了礼节,却是不卑不亢,道:

“那想必今日这题也是三哥和五哥出吧。”

果然!

自己的那便宜父皇这是铁了心要让自己滚离皇都啊!

所以,才会让最跟自己不对付的三皇子和五皇子当场,摆明了就是让他们刁难自己呀!

不过!

诗歌嘛,华夏文明五千年,那些诗人什么题没做过,而不巧的是他李准熟背唐诗宋词元曲等等也不知有多少。

只是作诗而已,信手可捏来。

李仲笑道:“没错,六弟。不过,六弟你什么才学,你五哥我也是知晓,即便再简单的题,你怕是也难做出,不如这样吧,我看你也不要折腾了,只要你保证好好学习,努力向上,我和三哥去向父皇求情,免了你的顺城之行,怎么样?”

“是啊,六弟,倒不如直接向父皇认错,承认你这些年荒芜度日,保证今后改正,那我和五弟去和父皇求情,也可免你顺城之行。”李潜也是淡笑。

李准什么斤两,两人再清楚不过。

今日这诗会,说是京城文人的诗会,倒不如说专为李准而设。

此地便是李准出丑之地,两人料定他什么诗也做不出。

然而!

李准摇头,道:“多谢三哥和五哥的好意!还请三哥和五哥出题吧!”

两人顿时皱眉。

好小子,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!

李仲脸色寒了几分,道:“既然如此,六弟,你且听题!”

他看了一眼冰天雪地的外面,护城河上白雪飘扬,有孤船横渡,有蓑衣人独钓,便是冷笑道:

“这题也简单,六弟,你就用这江面雪景做一首绝句吧。”

这也叫简单?

李准内心冷笑!

不过,对他而言,确实简单!

他立刻就想起一首千古绝句!

而且,正好描写的便是眼前之景!

......

全文阅读